云南民族旅游网由《环球游报》主办

首页 专家专栏原创文章正文

侯琎与极边第一城

发表于:2023-01-16 17:58:20|来源:转载于网络

侯琎与极边第一城

张月和 

 

明朝正统十三年(1448)正月初七日,腾冲石头城胜利竣工。兵部左侍郎侯琎撰写《新筑腾冲司城碑》叙述筑城始末,命工镂石以纪,石头城有雉堞连云,鸿沟浸月等“极边第一”之胜,被誉为“极边第一城”。

修复后的腾冲北门城楼

腾冲石头城是伴随着三征麓川的进程而打造完成的,城池落成之后,腾冲军民指挥使司公署随之建成,侯琎钟铸造完毕,腾冲军卫建置,屯垦戍边皆进入一个崭新的时期。侯琎钟铭文云:

腾冲在古荒服之外,圣朝混一,始立守御千户所。正统间,天戈殄灭麓寇,乃建军民指挥使司。钦命参赞军务少司马侯公琎,筑立城垣,控制一方。诸夷慑服,乃督工鼓铸禁钟,以警昕夕。为之铭曰:海宇平,边境宁。咨尔巨镛,以时而鸣。出作入息,民安其生。以警以禁,内外肃清。祝我皇禧,亿万斯龄。

那么,正统间,天戈殄灭麓寇是怎么一回事,钦命参赞军务少司马侯公琎是谁,其筑立城垣,督工鼓铸禁钟又是在什么背景下进行的呢?

侯琎,字廷玉。洪武三十一年(1398)三月初六日诞生于山西泽州吕庄,即今山西省晋城市城区西吕匠村。宣德二年(1427)登进士第,由行人升兵部主事、兵部郎中,足迹遍布四川乌撒、乌蒙、松潘、番人、商巴,广西泗城州,甘肃甘州、凉州、湖广,以及安南国(越南)等地。初入政坛,侯琎就展示出沉稳干练、多谋善断、善于辞令、刚直不阿等优点。

正统六年(1441),四十四岁的侯琎以兵部郎中身份跟随王骥、蒋贵统率大军首征麓川,从兵部郎中升任礼部右侍郎、礼部左侍郎、参赞军务兵部左侍郎等职,又先后参加二征、三征麓川,多次荣立战功,参赞云南军务六年之久。

三征麓川历时十六年,耗资巨大,却赢得滇西边境安宁,在此期间,侍郎侯琎、杨宁轮流代参云南军务,与云南总兵官沐昂、沐斌,都指挥李昇,腾冲指挥使陈昇等文武官员以及数万征边将士,在腾冲的设卫镇守、筑立城垣、建设公署、屯垦移民、开渠筑坝、鼓铸禁钟、重建寺庙等方面做出突出成就。

麓川,位于麓川江,即今瑞丽江沿岸,傣语称为“勐卯龙”,意为“大卯国”,因元朝至顺元年(1330)曾在当地设置麓川路,故将其称为麓川。

元朝末年,麓川思可法数次侵扰邻境,河南参政贾敦熙奉命征讨,因瘴起而还师。几年后,元帅搭失把都再次征讨,也没有取胜,思可发趁机并吞诸路。

明朝洪武年间,朝廷设麓川平缅宣慰使司,合元时两路为一路,仍授思伦发为宣慰使。不久,麓川刀干孟逐思伦发,据其地,朝廷派兵平定刀干孟,思伦发复还麓川。思伦发去世,其次子思任发于永乐十一年(1413)袭职。以攻打南甸等处,曾入朝谢罪,正统二年(1437)正式反叛,相继侵占孟定、湾甸,攻孟养,占腾冲,掠南甸,盘踞潞江。

云南总兵官、太傅、黔国公沐晟及云南三司等多次奏请发兵问麓川宣慰使思任发之罪,英宗遣使晓谕麓川未果,又于正统四年(1439)正月命镇守云南黔国公沐晟、左都督方政、右都督沐昂率师讨伐思任发。

作为兵部主事,侯琎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奉命前往湖广征集、操练征南兵马,并以功升任兵部郎中。

沐晟等率军抵达潞江,看到麓川军断江立栅而守,遂遣指挥车琳等谕降。麓川军将领缅简请降,沐晟信以为真。刑部主事杨宁说:“兵未交而降,诈也”。

沐晟不听,方政乘夜驱舟追敌,将敌逼至上江,又追至空泥,被围大败。沐晟闻败,暴病而卒。

五月,英宗以右都督沐昂为征南将军,右都督吴亮为副将军,率师讨思任发,战捷于潞江,并收复腾冲。

沐昂撤军后,腾冲再失,太监王振力主征讨。英宗乃于正统六年(1441)正月十七日命蒋贵、王骥统率十五万大军征讨麓川。兵部郎中侯琎与郎中杨宁、主事蒋琳等人一起随军赞划。

王骥下令三道进取,命参将冉保自缅甸趋孟定,会木邦、车里之师,内官曹吉祥、副总兵刘聚等自下江、夹象石合攻,径抵上江,自己同蒋贵中路,至腾冲。

同时,鉴于大侯州局势,以及先前对侯琎沉稳、干练、果敢等性格特征的了解,王骥命侯琎督率一路,分兵驰援大侯州。

大侯州,在今临沧云县。原属麓川平缅宣慰使司地,永乐元年(1403),朝廷析麓川地设大侯长官司。

初秋,侯琎奉命之后,即督同都指挥马让、卢钺等官军,一路疾驰大侯州,得悉思任发部将刀令道等十二人已率三万之众,象八十只进犯,欲攻劫景东、威远等处,官军排营布阵,伺机而战。战斗打响,铳矢齐发,一鼓作气,大获全胜,斩首三百五十二级,获贼帐房、旗鼓、铳炮、盔甲等物。

八月二十七日,侯琎奏大侯州之捷,英宗赐敕奖谕:“尔等克奋忠勇,用振军威,朕甚嘉之,其升赏之典,俟事平之日举行。”

侯琎督修的侍郎坝水库

大侯州初战告捷,郎中侯琎督率所部,日夜兼程奔赴高黎贡山古道,在腾冲与取得上江战役胜利并再次收复腾冲的王骥主力大军会合。正统六年(1441)十二月初,侯琎随大军取道南甸罗卜思庄,征进杉木笼、马鞍山等地,破其象阵。

右参将冉保、勋卫陈仪从东路会合木邦人马,元江府同知杜凯率车里、大候夷兵五万招降孟琏长官司亦保等寨,刻期至麓川策应的消息传来,王骥信心大增,下令添造攻具,画图布局,部署环攻麓川王城“广贺罕”。

战斗开始,王骥自率一路攻西北门,命蒋贵攻西中门,都指挥李信、内官吉祥攻西南门,宫聚攻西南江上二门,萧保、刘聚攻东北门,冉保攻东北出象门,命郎中侯琎与少卿李蕡往来督战。

军士广积薪草,随风举火,烟焰涨天,敌巢瓦解。十二月十三日,俘获思任发从者数人,而麓川酋思任发败走缅甸,其子思机发从间道渡江藏匿孟养,依然贻患无穷。

大军班师,户部侍郎王质奉敕赍羊酒迎劳,赐宴奉天门,封王骥靖远伯,蒋贵进定西侯,刘聚等迁赏有差。侯琎以随征麓川功,于五月十六日由兵部郎中升为礼部右侍郎。

经侯琎上章恳请,英宗于六月二十六日又赐侯琎诰命,并封其父母妻子。七月初六日,礼部右侍郎侯琎奉命前往云南参赞军务。此时,麓川虽平,而其酋逃匿,且云南遐荒,去京万里,百蛮杂处,叛服不常,针对云南昔有武臣镇临而乏文臣以佐的情形,英宗特敕兵部右侍郎侯琎参赞云南军务。

八月,英宗命王骥总督云南军务,率参将冉保、毛福寿前往云南,师未至,思机发遣弟招赛入贡,缅甸亦奏捕获思任发。参赞军务、右侍郎侯琎与云南总兵官、右都督沐昂等遣指挥李祥等赍文分赴木邦、缅甸二宣慰司,责取思任发,量调旁近卫所官军于金齿驻扎,遥振军声。

正统八年(1443)初,麓川思机发遣其弟招赛等朝贡谢罪,云南木邦宣慰使罕盖法入京进献擒获的思任发家属并进贡方物。然而,麓川思机发在遣其弟招赛等朝贡谢罪的同时,又令其党涓孟车等来攻芒市。涓孟车被官军所败,从金沙江遁去。

敌酋未获,未可懈怠。云南总督军、兵部尚书、靖远伯王骥,兵部尚书徐晞,总兵官、右都督沐昂,参赞军务、右侍郎侯琎,于当年二月驻师金齿(今保山永昌),共议进剿大计。

阳春三月,侯琎与沐昂率东路兵,从保山跨越怒江,翻越高黎贡山古道,直指战略要地腾冲。以陈仪领前锋三千开南牙山,以断麓川酋逃跑之路,又令使者持檄入缅,命缅甸缚送思任发父子。

高黎贡山,古名昆仑冈,界怒江、龙川江之间,蒙氏封为西岳山。上下东西各四十里。

总兵官、右都督沐昂,字景高,黔宁王沐英第三子,自幼喜好诗文,常与文士交往。二人在高黎贡山驻马小憩之时,苍茫四顾,但见花木灿烂,百鸟鸣啭,烟云缥缈,险道岧峣,绝巘突兀,不禁豪情冲天。侯琎当即慷慨赋诗《高黎贡山》云:

高黎贡山花正红,千岫万岫烟云中。

险道岧峣锁眉黛,绝巘突兀摩穹窿。

莺声鹊声满丹峤,远色近色皆苍松。

记取此境付彤管,豪饮野眺生春风。

在隐患丛生的局势下再次到达腾冲,侯琎对于腾冲的战略地位有了更高认识。这是一个南诏国在唐朝年间即修筑西源城的地方,元朝年间,忽必烈曾敕命修筑腾冲城,将其作为征缅前哨。明朝初年以来,腾冲设守御千户所,却数次遭受麓川叛军攻击、荼毒,应该升格军事建置,置军卫以镇守,筑立城垣,巩固疆圉。

侯琎重修的万寿宫

回到金齿,侯琎又与兵部尚书、靖远伯王骥,云南总兵都督沐昂计议,并综合有关方面官员意见,奏请在腾冲设立腾冲军民指挥使司。侯琎《新筑腾冲司城碑》云:“时兵部尚书、靖远伯王公复总军旅,仍行便宜事,节制云南诸司,偕前总兵都督沐昂同琎洎云南,方面官佥谓腾冲去镇二十有二程,山川限隔,险阨悬绝,夷獠环处,甲于西陲,实诸夷出入要害地。旧有千户兵防御,力不支而贼窃袭。今复其地,苟非镇静,曷克慑远夷,固疆圉,垂永久哉,乃请于上。”

英宗闻奏,命沐昂等详议。为以后的腾冲守御千户所改立腾冲军民指挥使司奠定基础。

奉旨参赞军务以来,侍郎侯琎殚精竭虑,全面谋划云南军政大计,从招抚叛酋到设卫镇守,从兵力布局到粮饷馈运,从安抚夷民到人才培养,他乐此不疲。

正统八年(1443)五月十五日,英宗复命蒋贵、王骥再征麓川。

金秋八月,王骥与总兵官定西侯蒋贵等统率大军继进,仍留都督沐昂、侍郎侯琎督兵运粮,以为声援。复遣通事人等入缅甸、木邦宣布恩威。

自去年二月以来,参赞军务、侍郎侯琎,与王骥、萧保、沐昂等反复计议,致力于解决粮饷不足问题。数万大军进抵腾冲,直逼金沙江。侯琎、沐昂仍以金齿、腾冲为后方基地,督促官兵转输粮秣,每军一名,运米六斗,奔走往来,人运马驮,忙忙碌碌。

侯琎钟

九月,侯琎、沐昂命千户张善、王胜等,跟随右参将毛福寿前往南甸,调南甸等处夷兵,领军前往杉木笼山寨扎守,会同千户蔺愈等人马,招应麓川归顺的陶孟(小头目)恭项。千户张善、王胜以功,钦升金齿司指挥佥事。不久,朝廷改麓川而设云南陇川宣抚司,以麓川头目恭项为宣抚使,设宣慰司于陇把,升云南南甸州及干崖长官司俱为宣抚司。

十一月,指挥使李仪等率领的前锋,领精兵通南牙山路,直捣贡章,体探事情缓急后不久,奉命持檄入缅使者回报,缅酋小刺浪表示愿献思任发,却须得重臣来取,不能予使者。时有锦衣卫指挥佥事郭登奋身请行,由贡章下船,直入缅会其相卜刺浪,卜刺浪承诺用舟载思任发来献,郭登于十二月回报。

王骥等统领大军会合木邦等夷兵,抵达缅甸,追取思任发,缅甸人用大金楼船载思任发送至江上,以觇视官军虚实,却又用别船载回。缅甸提出愿意献思任发也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希望官军东剿思机发以麓川地方给木邦,西剿招散,以孟养戛里地方给缅甸。王骥麾兵以进,焚其船栅,擒思机发妻子家属及头目九十余人,象十一只。惟思任发、思机发未获。蒋贵之子蒋雄在率兵追击过程中,兵败自刎。

班师后,王骥以屡调夷兵随征劳困故,奏请免云南木邦宣慰使司正统七年岁输银一千四百两。

正统九年(1444)六月十七日,礼部右侍郎侯琎以馈运之功升兵部左侍郎。七月初四日,侯琎以太淑人去世,须还京丁忧,英宗敕谕刑部右侍郎杨宁代侍郎侯琎参赞军务。侯琎离开云南还京,结束了首期征战、参赞云南的四年时间。

先有王骥、沐昂等奏请,刑部右侍郎杨宁代侯琎参赞云南军务后,又与沐昂再次具屯守经久利便事宜以闻,终于促成云南腾冲军民指挥使司于正统十年(1445)三月初七日正式设立,调都指挥李昇控守以兵。

在敕谕军事建置升格之余,英宗仍命沐昂同杨宁及云南三司官提督用工,筑腾冲城。事竣,起调官军屯守,务在酌量人情,以抚恤之,勿逼迫失所。正欲兴工,文韬武略的沐昂却于六月二十二日去世,英宗追封沐昂定边伯,谥号武襄,命黔国公沐斌佩征南将军印,充总兵官,镇守云南。

七月三十日,镇守云南太监萧保奏请量调官军一万员名筑城,日支口粮岁计五万四千余石,俱赴金齿足食仓关支,然山路险阻,难为搬运。请摘淮、浙、四川盐三十万五百九十引于腾冲,召盐纳粮,以给官军。

腾冲土城西临大盈江,南靠来凤山,西有宝峰山,北有巃嵸山,东有球眸山,依山傍水,四围平坝,都指挥李昇等官兵在土城故址之上选择有利地形,测算居民数量,规划出一座周匝七里三分的城池,使之既不狭窄,也不十分宽大,刚好能够容纳军民居住,又根据形胜,做到前昂后偃,可规可万,便于守戍。

九月十九日,金齿军民指挥使司指挥使陈昇奉钦差参赞军务、刑部右侍郎杨宁札付,率领本司军余趱运粮米一万一千三百一十二石,前赴腾冲官仓,供挖石筑城官军食用。

十月,腾冲土城的修筑正式拉开序幕。云南总兵官、黔国公沐斌,镇守太监萧保、左参将冉保、右参将毛福寿,参赞军务侍郎杨宁,都指挥李昇等帅云南将士一万五千,筑方城于故址。沐斌、杨宁等同时督率将士分往腾冲、金齿给馈饷,张声援,接取麓川叛酋。

十二月十七日,千户王政诛麓川贼思任发于缅甸,函首及俘驰献京师。这就使得本在廷议中对征讨麓川存在的分歧暴露无遗。

正统十一年(1446)正月二十五日,云南按察司佥事李瓘以工程浩大,仓廪空虚为由,奏请停筑腾冲城:“设腾冲指挥使司,调官军一万修筑城垣,然连年兵戈未息,旱涝相仍,且工程浩大,仓廪空虚,乞暂停止,以苏罢困”,李瓘同时奏请招抚思机发,量与小职,禁出境结交夷人。

英宗敕谕:“朝廷整饬边备,抚安夷人,要在经久。兵部还移文总兵镇守等官计议,务在地方宁靖,军民得所,毋得徇私偏执,贻患边陲!”

这时,腾冲城池修建刚刚起步三个月,按察司佥事李瓘的奏议,引起朝野争论,使得轰轰烈烈的筑城活动暂时进入低潮。

四月初五日,以分往腾冲、金齿给馈饷,张声援,接取麓川贼思任发,致得其首级,英宗赏赐云南总兵官、黔国公沐斌、镇守太监萧保钞各五千贯、彩币四表里,左参将冉保、右参将毛福寿、参赞军务侍郎杨宁各彩四千贯、彩币三表里。

七月二十二日,英宗再次降旨,命兵部左侍郎侯琎往云南参赞军务,代刑部右侍郎杨宁还京。

侯琎再次抵达云南参赞军务,第一道圣旨即关于修筑腾冲城、起调屯守方略。英宗于正统十一年(1446)八月初八日名侯琎将广南卫(今文山)强壮军编成两班,选廉干指挥提督,轮流往腾冲操备,军匠相兼,包砌城垣。

正统十一年(1446)十月,侯琎奉敕统兵五千,擂响了修筑腾冲石头城的战鼓。都指挥李昇命将士前往城西七里的石头山凿石,去地盈尺,得石坚美。人运马驮,石材运抵城内,工匠挥舞錾子,打磨出精美花纹图案,然后镶砌。先后花费三个月时间,建成四个以石头镶砌的城门洞,台高二丈五尺,洞阔丈六尺,隧道七尺,广十二尺,与威严的城池相互媲美。

腾冲军民指挥使司设立以后,一直缺官掌事。经过权衡考察,侯琎于正统十二年(1447)三月十三日奏请金齿司指挥佥事刘睿、张善、王胜、冯睿、尹盛改任腾冲司,英宗命侯琎同总兵镇守官于金齿司推选汉官指挥能干者一员掌腾冲司印,刘睿等协同视事。侯琎、沐斌等推荐金齿司指挥使陈昇调任腾冲军民指挥使司指挥使,刘睿、张善、王胜、冯睿、尹盛调任腾冲军民指挥使司指挥佥事。

五月十二日,侯琎奏请命金齿司输银碗、纱罗、绢布诸物于腾冲,备有功官军赏赐。七月十一日,又置云南腾冲军民指挥使司经历、知事各一员,

四个石质城门洞建成后,仍有四座木质城门楼待建。正统十二年(1447)秋季,侯琎又与总兵官黔国公沐斌、镇守左监丞郝宁、参将都督佥事方瑛,奉敕统兵一万五千驻操腾冲,振扬威武,准备进讨思机发。

九月二十日,正值天日冬霁,瘴候顿弭之际,侯琎等督率将士动工修城垣,凿伊城,㽛屯田。

云南都司指挥李昇、李友、李福、杨浚、司韶统帅士卒,布政司左布政贾铨、按察司副使郑颙、佥事张清给足军饷,人心协和,趋事赴工,罔觉倦苦。历时三个多月,共建城门楼四座,高四丈有奇,广六丈四尺,重檐三滴三间,转五亘三十八楹。楩楠豫章等用材木,全部从三十里外砍伐,皆矗直精微。东门曰“沾化”,西门曰“永安”,南门曰“靖边”,北门曰“溥润"。

除了石墙、石门洞、木门楼,建城时在城周边开凿城壕,并引饮马水河之水灌之。

正统十三年(1448)正月初七日,石头城胜利竣工,侯琎撰写《新筑腾冲司城碑》叙述筑城始末,命工镂石以纪。赞其城“楼橹棽丽,悚蛮狄之观瞻,城池高深,保军民之无虞,诚足壮封疆士旅之气,杜夷丑窥觇之心矣”。石头城有雉堞连云,鸿沟浸月的“极边第一”之胜,被誉为“极边第一城”。

正统十三年(1448三月十七日,英宗命兵部尚书、靖远伯王骥总督军务,都督同知宫聚佩平蛮将军印,充总兵官,征剿思机发。

王骥、宫聚、侯琎等自腾冲整肃师旅,由干崖造舟至南牙山,舍舟陆行,抵沙坝,复造舟至金沙江渡口,随即大战鬼哭山,而思机发竞失所在,夷众复立思任幼子思洪为主,来言愿奉思氏,永当差发。王骥与思禄金江勒石,三征麓川结束。

以广南卫为主体的官兵奉命调至腾冲,组成腾冲军民指挥使司左所,投入筑城屯垦大业。正统十三年(1448)三月初六日,参赞云南军务、侍郎侯琎奏:“奉命选广南卫官军操备腾冲,已得精锐士卒二千,分为二班,请于金齿、大理二卫各选六百人益之,亦分为二班,共三千二百人,四分屯田,六分守城,与腾冲土汉旗军相兼屯守,俱隶守备指挥李升提督”,英宗命提督等官善抚士卒,毋致失所。

不久,从金齿卫中所、左所调来右所,从大理卫调来中所,从洱海卫调来前所,从楚雄卫调来后所,与原腾冲守御千户所改设的腾冲所土人及江南、山陕、湖川等处籍贯的军人一起,组成六所戍边屯垦大军。

同时,以指挥使陈昇为首,腾冲军民指挥使司公署的修建也在侯琎等督率下如火如荼展开,并于正统十四年(1449)正式建成。腾冲军民指挥使司公署(在今腾冲文庙),居于城中央。内有经历司,卫镇抚,左、右、中、前、后、腾冲六千户所。每所领所镇抚一,百户十。公署左有秀峰山,前有大车湖,秀峰山与公署之间是指挥使住所。

腾冲军民指挥使司公署旧址(今腾冲文庙)

腾冲城西北角三四里有集鹰山,山之南麓,有一山峡由北向南延伸,至马耳山附近渐渐开阔。峡中有龙王塘,清泉汩汩涌出,沿峡谷流经西山坝,下至腾冲城西郊屯田附近。而水流细小,不足灌溉。侯琎遂命将士在马耳山附近修筑长堤,形成水库,开渠数百丈,蓄水以灌溉。后人将此水库命名为侍郎坝。

腾冲在宣德、正统年间,相继设立僧正司、僧纲司,极大促进腾冲宗教文化发展。西盟寺,在城西北隅,建于元朝至正年间,正统十三年(1448),侯琎重建西盟寺。建易衣轩于左,改为万寿宫。

正统十四年(1449)十一月十五日,英宗命参赞云南军务、兵部左侍郎侯琎往贵州总督军务。

景泰元年(1450)五月二十三日,以贵州平叛功,英宗升总督军务、兵部左侍郎侯琎为尚书。八月十三日,兵部尚书侯琎在总督征苗军务时得病,在贵州普定军卫中去世,享年五十三岁,朝廷遣官祭葬,命其子爵为锦衣卫世袭正千户。

十一月初一,侯琎灵柩自普定运回泽州,十二月十二日归葬山西泽州吕庄五门山前,侯氏先人的莹域旁,在今山西晋城西上庄办事处西吕匠村,行人童守宏前去宣谕、祭奠,工部为其修筑莹域,陵墓旁立有《明故资善大夫兵部尚书侯公神道碑》。

侯琎离开腾冲之际,他督造的禁钟也于景泰元年(1450)正月十五日正式铸造完毕。侯琎钟铸成,建有钟楼,悬挂其上,晨昏警示,响彻云霄。正德七年(1512)地震,钟楼圮,移于指挥使司公署前。《旧志》传,此钟曾三仆,仆则有灾,洵灵物也。侯琎钟铭文落款为:“大明景泰元年,岁在庚午春正月上元吉日造。昭勇将军腾冲建民指挥使司指挥使陈昇。监造官:武德将军广南卫千户黄麟;武略将军金齿司千户梅瓘。铸匠:金陵毕信、毕能”。

编辑:尹达天

审核:吴敏昆

终审:尹绍平

  

 

上一篇:腾冲:在陡山寻觅万里虹山最佳观景点

下一篇:最后一页

录入/责任编辑:吴敏昆Update Time:
民商网-云南省民族商会官方网站 云南民族旅游网-《环球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