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旅游网由《环球游报》主办

首页 时政要闻时事要闻正文

千亩荒山变绿洲 筑巢引凤谋发展 ——周春党坚持12年绿化荒山4000亩

发表于:2018-04-14 17:52:06|来源:环球游报

挥锹铲土填入树坑,培实新土堆起围堰,阳春三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市朝阳区将台乡接连种下了一颗颗树苗……

这正如在中国广袤土地上展开的绿色发展新实践:理念“生根发芽”,成效“破土而出”。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

“良好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

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同志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

绿色,象征着生命。绿色发展,是对山川草木生命之延替的期盼,更是对人类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追求。

既要“绿”,又要“富”,成为绿色发展的全面追求,中国的老百姓尝到了实实在在的“甜头”。

在习近平的绿色发展理念不断完善“顶层设计”和加固“四梁八柱”的同时,在滇东北的层峦叠嶂中,已经有4000多亩的荒山得到了绿化——

4月9日,天气晴朗,春风佛动。

沿山路而上,路旁丛生着一蓬蓬开着细碎小花的野生药材;再往上走,眼前出现了茂盛的密林,云南松、旱冬瓜等密密麻麻地挤满了山间的每处空间。树木浓密处,枝条纵横,藤蔓丛生,已经有点密不透风的感觉了。

但是,眼前的这4000亩森林,却是人工种植林,而非原始森林。和另一架荒山上的裸露光秃和低矮的灌木丛相比,这里俨然是一片绿洲。

“一段时间不来,树木的枝条都伸展开来,山间的小路都被淹没了。”扒拉了半天树枝,周春党无奈地退回来,抚摸着身边已经成才的云南松。粗糙的手抚摸过同样粗糙的树皮,但却像抚摸着孩子的脸,眼里充满了柔情。

咬定荒山不放松。

12年来,周春党在这片荒山上倾注了大量心血。他顶住各种压力,硬是在这4000亩荒山上种植了100多万棵各种树木,不但涵养了水土,连山下的小水库也常年碧波荡漾。不但解决了村民的饮水问题,还吸引了无数的中药材种植大户,在水库周边连片种植了三七等各种中药材,为群众增收、扶贫攻坚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他简直是第二个植树造林的杨善洲啊!”不少受益的群众这样评价他。

立志改变荒山面貌

东经102°41′—103°33′,北纬25°20′—26°01′。

这里是昆明市东北部,横跨金沙江、南盘江两江流域间的寻甸县功山镇,周春党的山林就分布在镇子外的竹子箐和白人凹山上。寻甸的平均海拔是1950米,这里的海拔却已经达到了2055米。

现在,两架山上的森林已经连绵成一条绿色的“长城”,不但改善了气候、湿润了空气,还涵养了水土。两架山之间的水库,碧波荡漾,为周围的药材种植户提供了绵绵不断的水源。

功山原称空山,雍正八年(1730)改称功山,功山小河穿镇而过。随着时代的发展,213国道、昆明至东川铁路及公路、嵩待高速公路等贯穿全境,是寻甸县内唯一具铁路、国道、高速公路为一体的集镇。

但是,12年前,这里却是另外一个景象:整体严重缺水,耕地无水利灌溉设施,优质特色产业不能发展;部分村未通路、自来水。化香箐水库、沙沟小坝塘病险不能蓄水。

周春党的老家,就在功山镇纲纪村委会的沙沟村民小组。这里是典型的北亚热带高原季风气候,夏秋多雨、冬春干旱。

从小就生于斯、长于斯的周春党,经常面对着围绕着村子的荒山发呆。因为荒山不能涵养水土,导致枯水期缺水干旱,人畜饮水困难;雨季山体滑坡、泥沙俱下,导致民房损毁,损失惨重;加上过渡放牧导致的植被稀少,水土流失更是严重。

因为严重缺水,村民只能种点包谷和洋芋,而且还要靠天吃饭;其他的经济作物,基本上无法种植。

“如果能将周围的荒山绿化,就会改善自然环境,带动一方群众致富……”年轻的周春党,心里逐渐萌生了承包荒山、进行绿化的决心。

“你怕是脑子进水了吧,几千亩荒山的承包费用、植树造林费用,你哪里承担得起啊?还是老老实实做点小生意、在家守着父母种地吧。”他的这个想法,遭到了家人和一些亲朋好友的反对。

“费用的事情不用大家操心,主要是大家要支持我这样做。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家乡贫困,看着乡亲们靠天吃饭,我一定要改变现状。”自小倔强的周春党,对认定的事情从来不会退步。

因为他的一再坚持,家人们只好同意了他的想法。

2006年6月5日,周春党正式和纲纪村委会沙沟村民小组接洽承包荒山的事情。当时,召开村民代表大会,村民代表全数通过,户主过半数通过,合同有效,合同期50年。之后,他又向寻甸县政府和林业局办理了林权证,向司法机关申请了合同司法公正。

“万里长征,终于走出了第一步。”当拿到承包合同和林权证的那一刻,周春党信心满满,心里充满了无限激情和憧憬。

说起长征,周春党总有说不完的话。

1935年4月28日,中央红军长征进入寻甸县。4月29日,发布了《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30日,毛泽东、张闻天、王家祥等中央领导进驻柯渡镇丹桂村,并对强渡金沙江具体进行了部署。1936年4月4日,贺龙、任弼时、关向应、萧克等同志,率领红二、六军团再次长征进入寻甸县,并于4月9日进行了著名的“六甲之战”,打退了敌人的追击,连克10座县城,从丽江的石鼓渡口胜利渡过金沙江。

1977年10月,云南省政府在丹桂村建立了红军长征柯渡纪念馆;1983年纪念馆被省政府公布为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2年被确定为省近现代史及国庆教育基地,1997年被省委、省政府命名为云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因此,长征、红军、毛泽东……这些词汇,也深深印在了周春党的脑海里,影响了他的整个人生。

“其实,承包下荒山,对我来说也是一次新的‘长征’。植树造林的路还很漫长,但我一定咬定荒山不放松,再苦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12年前,周春党就在自家低矮土房里的火塘边,暗暗下定了决心。

面对毁林勇于亮剑

但是,周春党的“长征”之路,却走得极为坎坷、艰辛,充满了血泪和心酸。

合同签订后,周春党带着年迈的父母和家人、乡亲们,开始了植树造林的漫长过程。除了购买大量树苗,周春党还请教专家,尝试着自己培育树苗。

最初,和云南松、旱冬瓜、沙松同时栽种的,还有大量的桉树。但是,桉树不适合高海拔的气候,10多万棵不同品种的桉树,因为霜冻而逐渐枯萎。“桉树适合种植的海拔在1600米以下,你将它们栽种到海拔2000米以上的高度,岂能不死!”

专家的话,让周春党出了一身冷汗。

为此,遭受惨重损失的周春党也明白了一个道理:不是所有的树种都适合功山的气候。此后,他多方向专家请教,谨慎地栽种了10多个树种的树苗。

“植树造林那阵子,耗费巨大。每天清理杂草和灌木丛、挖树坑、买树苗、运树苗、栽种浇水等,需要大量的资金和人力。最多的时候,每天参与上山种树的群众超过200多人,每天下午发人工费的现金都要准备在2万元以上。”

周春党介绍,当时运水和树苗,都还要用到小马车。还要靠人背马驼,才能将树苗和水运到山上。每次树苗栽种下去后,还要定期浇几次水,直到确保树苗成活后,才进入铲草、培土的养护期。在巡查过程中,遇到树苗死亡的,还要重新补栽。

绿化荒山的过程持续了两年,周春党先后在4000多亩的荒山上,栽种下100多万棵各种树苗,前后投资800多万元。4000亩光秃裸露的荒山,终于披上了一层浅浅的绿装。

中间,周春党也遇到了极大的阻力,让他流汗的同时,也多次流泪,还曾一度对自己承包荒山的做法失去信心。

植树造林初期,一些人因为没能承包到荒山,心生怨恨。于是,造谣说他的合同没有经过公证,不具备合法性;同时,将从山上通往农户家的水管切断,还挑唆农户向周春党发难。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在这些人的挑唆下,多次阻止植树造林进度,并开始了大肆的毁林、放牧等行为。

看到新栽种下的树苗被砍倒,看到成群的牛羊涌入山林蚕食树的幼苗,周春党心里在滴血。在多次劝阻的同时,他也勇敢地拿起法律的武器,向毁林现象“亮剑”。

诉讼期间,一些村民还在大肆毁林。在长达60天的时间里,前后毁林600多亩。

看到辛辛苦苦栽种下的树苗被毁坏,年迈的父母几次要和毁林者理论,但都被周春党劝下了。

“在这4000多亩山林里,凝聚了我全部的心血。毁坏者的每次破坏,都像在砍断我的一根根血管,但是,我相信法律是公证的。在法院判决之前,我们要一忍再忍,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要相信法律和正义……”

在周春党苦口婆心的劝阻下,父母才放弃了找毁林者理论的想法。但是,在巡山的过程中,老人还是受到了一些人的围攻、谩骂甚至殴打。有次,老父亲的手腕甚至都被打断……

那段时间对周春党来说,是最痛苦的,也是他最想不通的时间段。对他来说,也是压力最大的时候。植树造林明明是利国利民的好事,这道理大家都懂,但为什么在绿化的过程中,自己还要承受那么多的阻力?

为此,周春党经常做噩梦,每次从噩梦中醒来,都是衣衫尽湿、冷汗长流。

那一年,他独自去了四川广安,去邓小平的家乡待了三天。参观了邓小平纪念馆,徜徉在一代伟人曾经驻足的地方,他在心里一遍遍地询问着自己的问题该如何解决……

在他心底里,还是相信法律的,相信法律是公平正义的。

终于,法院的最终判决出来了,判决他当初和村里签订的合同是有效、合法的。

当他拿到判决书的那一刻,眼泪忍不住流下来,将判决书都打湿了一半。在各级政府及丁书记和马镇长的大力支持下,在功山镇公安、司法的依法疏导下,毁林现象终于得到了遏制,植树造林工程得以继续。

当在清理被毁坏的山林、补栽树苗时,周春党心里充满了感激和激动,经过了长时间的诉讼程序,正义终于站在了他这一方。

 “长征”路上,周春党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周春党不忘初心,持续造林,坚持管护,协助村镇宣传、教育护林防火常识;引导村民,爱护森林就像爱护自己的家园,导致草丰、树密、土固、水涵,取得了很好的社会生态效益……

为养树林命悬一线

12年来,周春党的“长征”路一直走得不那么平坦。很多的坎坷,还在前面等着他。

“周哥,没刹车了?怎么办……”高速公路上,一辆载重30多吨的大货车,在下坡时突然刹车失灵。

“稳住,尽量抢档来控制车速……”坐在副驾上的周春党,此时尽量控制住情绪,稳定着司机。“不好,没办法抢档了……”司机的喊声,让周春党的紧张又多了几分。

因为植树造林的巨大投入,周春党也拖欠了不少外债,加上养护山林需要源源不断的资金投入,在大家的劝说下,他将巡山的任务交给年迈的父母,自己踏上了外出挣钱的路子。

几年时间里,他的足迹留在了很多地方,吃过不少苦头,也摔过不少跟斗。最悲惨的时候,曾经历过3次鬼门关、2次破产;卖掉了寻甸和嵩明的2套房子,以至于拖妻带女流落街头;也因此,妻子选择了离婚,女儿两次自杀……

逆境,是考验一个人耐力最好的试金石。

人生的大起大落,没能击垮周春党绿化荒山的信心。

“人摔倒了不可怕,最重要的是不能摔掉信心;摔倒了,大不了爬起来继续往前走……”在山区长大、自小就耳濡目染“红色教育”的周春党,坦然面对着人生的一次次打击和挫败。他初心未改,固执地坚守着自己的理念。

为了养护已经种植下去的树苗,他向亲朋好友筹集了一些资金,做起贩卖洋芋的生意。

这次险情,就发生在去景洪的高速公路上。突然的刹车失灵,不仅让司机手足无措,连他也紧张起来。

没有了刹车,载重货车的速度越来越快,呼啸着朝坡下冲去。身边飞掠的山影和嵯峨的岩石,让两人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仿佛能感受到那种皮肤在山石上摩擦的声音和痛苦。

“你先跳车吧,我来开车——”越是在危险的时候,周春党越是能表现出超常的坚韧和定力。“我这一生吃了不少苦,也摔了不少跟斗,如果老天要收去我的生命,何苦再拖累一个人呢。”周春党心里想着,催促司机跳车。

其实,两个人心里都明白:在高速下滑的货车上往下跳,因为惯性的作用也会摔伤。但是,摔伤总比摔死好,毕竟能留一条命在。

“我不跳,你先跳——”司机也是个固执的人,他知道周春党肩上的担子,知道他上有老、下有小,还有很多的事要做。

就在两人互相推让时,周春党忽然喊道:“我们谁也不用跳车了,我们有救了,往右打方向——”

在他们的视线里,在长下坡的坡底,出现了一个自救匝道。司机也欣喜若狂,一把将方向盘转过去,大货车呼啸着冲向自救匝道,碾压得自救匝道上碎石乱飞。

终于,大货车沉重地停下,发动机也喘息着熄灭了。那一刻,两人没说一句话,瘫坐在座位上,耳边山风呜咽,刚才的惊险仿佛还在眼前。

片刻后,两人忽然抱头痛哭。

尽管经历过人生的几次凶险,但那一瞬间,周春党却明显地感觉到:任何一次的凶险,都没这次严重。所以,这一次,周春党哭得特别凶。这一刻,他想到了远在家乡的父母和两个女儿。

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他再次感到了存在的价值。

“其实,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只有活着,才能面对自己遇到的坎坷和困难,才能回报曾经支持和鼓励过自己的人,才能更好地赡养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女儿。”

当遇到无法逾越的难关时,周春党总是来山上看看,抚摸着亲手栽下的树苗,像是抚摸自己的孩子。这么多年下来,他和山上的树木早有了一种“亲情”。那些树木,仿佛都是他的“孩子们”。

每次来山上,他都会有所得,下山时就感觉轻松了不少。

周春党是那种从骨子里都不认输的人。

为了养护4000亩已经绿化的荒山,他什么苦都吃过、什么罪都受过。但是,12年来,他却孤寂地守着他的山林,看着山林一点点浓密成树林、森林,看着水土涵养一点点好起来,看着山下水库的蓄水一点点高起来,看着山下的种植中药材的棚子一点点、一片片地在延伸。

当然,也看着山下的茅草房和土基房逐渐拆掉,建起一栋栋新房,甚至是耸立起一栋栋别墅。

筑巢引凤助力脱贫

“时间虽然过去了12年,植树造林也初显成效。但是,我还要为家乡的绿化和脱贫坚守出把力,要让家乡的山更绿、水更清,要响应习总书记的号召,让绿水青山彻底变成金山银山。”

竹子箐的山顶上,春风肆意地拨弄着树木的枝稍。摇曳的枝条中,中午的阳光楞是照射不到地面。现在,竹子箐和白人凹山上,还有几条依稀的小路。但估计再过几年,连这几条依稀的小路,都要被被树木的枝条逐渐湮没。

山脚下的沙沟村,是周春党出生的地方,也承载着他童年和青春的梦想。

如今,村里耸立起的一栋栋新房,让周春党也要迟疑辨认着才找到自己的家。年迈的双亲,正坐在老房子的房檐下养神。78岁的赵竹英是周春党的母亲,她这一生养育了8个儿女,除大女儿年少夭折外,其他的儿女均健在。

“我这一辈子最操心的,就是这个老儿子周春党了。”说起植树造林这些年的故事,老人缓慢地翻动着记忆:“那几年植树的时候,我们老两口也跟着受了不少颠险,但这一切总算是过去了。”

父亲周老七已经84岁了,因为家里养了几只羊,所以去山上割草才回来休息。“老幺是个闲不住、也管不了的孩子。这些年,没少折腾,但也就植树造林这一件事算是折腾对了,也赢得了乡亲们的敬重。”吸着烟筒,老人慢调丝缕地说着。

其实,老人没有说出口的,是当年跟着周春党在植树过程中受到的委屈。其实,母亲也有很多委屈,但是,为了不让儿子分心,他们都将这些委屈深深地埋在了心底。

“当年,竹子箐和白人凹山上都是光秃秃的,连灌木丛都长不大。父母喊我们去砍柴时,爬了一圈的山,楞是连根棒棒都找不到。”

沙沟村民小组群众周谷林介绍,那些年,村里靠天吃饭,干旱时人畜饮水困难,为此,镇政府还专门要给乡亲们送来饮用水。

“那时候,连经济作物都不敢种,就别说是中药材了。后来,周春党承包荒山、植树造林、涵养水土,才彻底改变了现状。现在,外来种植中药材的大户增加了不少,就连我们村里的群众也开始大面积种植药材,收入明显增高了不少。”

村民张国介绍,种植中药材离不开水源。因为水库的蓄水量不断增加,足够附近药材基地浇灌用的。所以,现在连村民承包给药材种植户的价格,每亩都在七八百元甚至超过了千元。

他指着远近山坡上成片的中药材说,现在是枯水期,药材苗灌溉用水全部来自附近的水库。“以前没植树前,水库像是小泥塘,根本不够浇几亩地的。现在,蓄水量增加,即便种植再多的中药材,也不缺水了。”

“周春党绿化荒山的举动,让我们都很感动。这么多年来,他坚持自己的初衷,终于改变了家乡的面貌。现在,村里的年轻人都以他为榜样,致力于发家致富,出了不少富裕人家,村里的私家车也多出了不少。”

邓远森是重庆人,常年在外奔波,现在也在沙沟村安了家,也目睹了沙沟村的变化。

“其实,周春党对村里的经济带动,还不止这些。每年的雨季,树林里菌子层出不穷,很多群众就到周春党的山上捡菌子,每年都收入不少。最多的一户,每年仅捡菌子就卖了两三万元。有的群众采松毛去卖,多的一年可以卖到几万元;即便采松果去卖,也有两三万的收入。至于群众利用树林下的腐叶积肥,卖给药材种植户致富的例子,也有很多……”

张国介绍,对这些利用绿化后的山林致富的群众,周春党从来不拦阻,还鼓励他们多取采集,加快致富脚步。

“寻甸县人口体量很大,但贫困面也相对较大,因此脱贫出列任务艰巨。”寻甸县扶贫干部张正国介绍,周春党植树造林、绿化荒山的举动,像是一面旗帜,助推了扶贫攻坚工作的早日完成。

“十多年来,感谢当地党委政府和各级领导的关心、帮助、支持和鼓励,才让我把这片荒山换成了绿洲。”周春党最后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张 密(文章来源环球游报2018年4月13日第1135期A4版)

相关文章阅读:
      ● 千亩荒山变绿洲 筑巢引凤谋发展 ——周春党坚持12年绿化荒山4000亩 ( 2018-04-14 )

上一篇:我国清洁燃煤技术实现突破,供热供暖锅炉加速升级

下一篇:最后一页

录入/责任编辑:吴敏昆Update Time:2018-04-14 18:00:20
云南少数民族网-云南省民族学会官方网站 民商网-云南省民族商会官方网站 云南民族旅游网-《环球游报》 云南民族古建网-大理市第四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