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旅游网由《环球游报》主办

首页 文山正文

警星陨落的瞬间 ——追记富宁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罗福胜

发表于:2018-10-27 12:42:54|来源:云南民族旅游网

罗福胜,男,壮族,1973年11月生,毕业于云南公安专科学校治安系,1997年7月参加公安工作,2002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富宁县公安局阿用派出所民警、内勤、指导员、教导员、所长等职务,2008年4月调回富宁县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担任民警,二级警督警衔。

2018年2月,罗福胜被抽调参加全局扫黑除恶专案组工作,开展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参加工作以来,罗福胜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个人“三等功”1次,“嘉奖”1次,多次被评为县级“优秀公务员”、“优秀党员”。

“罗哥,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休息一下?”10月18日下午4时,富宁县公安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专案组办公室,加班整理一起涉嫌敲诈勒索案报捕材料的民警王金荣,看到民警罗福胜脸色苍白,就连忙劝他休息。

“是有点不好在,我们几个还是一起弄完材料,我再回去休息吧。”因为该案件属系列案件,有大量报捕材料需要整理,罗福胜还是坚持工作。直到下午19时,他实在坚持不住了,才喊王金荣送他回家,让其妻子陪同去富宁县人民医院接受检查。

经6个小时的抢救,10月19日凌晨5时20分,罗福胜因急性上消化道大出血,抢救无效去世。

警星陨落的瞬间,还在惦记着未完成的工作,还在惦记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他是我们的好领导,好兄长”

“他是我们的好领导,是我人生中的好老师,也是我们的好兄长。直到现在,我还都不相信他去世的消息……”

10月19日晚6时,虽然距离罗福胜去世的消息已经过去了12个小时,但富宁县公安局警务站教导员付茂强还是不肯相信这个事情,说话间声音都在哽噎,眼角也有泪光在闪动。

寂静的夜空里,富宁县公安局办公楼逐渐安静下来,付茂强的声音缓慢而悠长,悠长得像是他和罗福胜多年的友谊,绵长而深厚——

1997年7月,罗福胜从云南公安专科学校治安系毕业后,被分配到富宁县公安局最偏远的阿用派出所。2年后,跟随其后到阿用派出所报到上班的,还有从红河警校刚毕业的付茂强。阿用派出所距离富宁县城有85公里,出入不便,交通闭塞。平时,这些新警一个月都难得回趟富宁县城。

“遇到雨天的时候,出入更是不便。当时回一趟县城,只有开着派出所里唯一的一辆烂吉普车,才能勉强出来一次,身上也溅满了泥巴。有时候车坏开不了,只能徒步走,一旦看到灰头土脸的我们出来,大家就知道是从阿用出来的。后来,从县城去阿用的道路改线,现在缩短为60多公里了。”

付茂强的声音,还停留在从警之初的那些峥嵘岁月……

“当时,阿用派出所辖区的案件虽然不多,但矛盾纠纷类案件很多。一次,辖区村寨里因为矛盾纠纷导致了打斗事件,所上同事去调解了几次,但没完全化解双方的矛盾,双方都扬言还要拼一次。为此,派出所领导让我跟罗哥再去调解此事。”

虽然事情过去了20年,但那次的调解让付茂强至今记忆犹新。

罗福胜是富宁县剥隘镇人,熟悉风土人情。加上阿用乡的主体民族是壮族,所以调解工作相对好做。敦厚的脾气、地道的乡音、诚实的话语,让矛盾双方都很接受。罗福胜讲道理、说利害,话语让矛盾中的壮族群众频频点头。

从那以后,双方再也没发生任何矛盾。

为了让新来的付茂强尽快熟悉辖区工作,罗福胜带着付茂强走遍了辖区的村村寨寨。遇到有困难的群众,罗福胜总是尽量将随身携带的现金送给群众解决难题,想方设法地为他们解决问题,受到了辖区群众的尊重。

长期的农村工作,不仅培养了他不屈不挠、坚韧不拔的个性,也锻炼了他如何与群众和谐相处、打成一片的耐心、热心和真心。在阿用派出所十多年,经罗福胜调解的邻里纠纷治安纠纷没有一起失败过。

“我家几代是农民,我在农村出生、在农村成长,农村情况我熟到不能再熟。群众心里想什么,我非常清楚。”对此,他也确实有自豪的资格。

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在罗福胜身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虽然工作条件艰苦、生活单调乏味,但是,罗福胜在那儿一干就是12年。最后在所长的职位上卸任,调回县局治安管理大队任民警。

“如今,罗福胜当年带的民警不少成为了大队长、所长,或者走上了其他领导岗位。但是,大家都还牢记着他说过的话‘要做事,先做人’。”付茂强介绍。

“罗老肥”的第377支枪

“谢老叔!”“老肥”欢快地应了一声,小跑着穿过堂屋,三步两步窜上了二楼。在靠墙的壁板上,取下了那支挂着铜扣的、熟悉的火药枪……这是2016年“缉枪治爆”中的一个画面。

“老肥”是同事们送给罗福胜的昵称。

刚到派出所工作那会儿,“缉枪治爆”工作还没这么严,但是,他已深深意识到枪爆物品可能给社会治安带来的巨大隐患。因此,只要有条件,“老肥”都会动员群众交枪,尽量减少枪支弹药给社会带来的危害。

在派出所工作十几年里,他先后收缴了各种枪支达400余支,黑火药30余公斤,铁砂不计其数……

2016年,全国新一轮“缉枪治爆”战役打响。

富宁县公安局党委研究并向文山州公安局党委立下了“富宁无枪”的“军令状”,但在深入开展了两轮政策法律宣传后,各派出所只陆续收到了少量的群众上缴的枪支弹药。

富宁是多民族杂居地区,一家人拥有几支枪,一支枪陪伴好几代男人的现象比比皆是。在一些地方,甚至祖辈流传着“宁借老婆不借枪”的说法。群众对枪有着深厚的感情,想从他们手里拿到枪谈何容易!

2016年9月,富宁县公安局党委决定将全局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缉枪治爆”工作上来,动员富宁籍民警和辅警回到自己的家乡,发挥人熟地熟的优势,加快“缉枪治爆”工作的开展。

罗福胜负责带队进驻生他养他的地方——剥隘镇那良村委会,这里是最典型的民族杂居区。

他以自己家为“据点”,从近亲到远亲、从邻居到本村、从本村到邻村,从邻村再到最偏僻遥远的壮村瑶寨。27个村小组的588户群众,他一村村、一户户地做工作,动员群众交枪;晴天一身汗、雨天满身泥,一沉下去就是一个多月。

在者旁瑶寨,他足足呆了24天,进出一林姓瑶哥家就达8次之多。瑶哥不是上山“劳作”,就是出远门“走亲戚”了。大家都知道,农村的十月粮食早已归仓、牛马早就回圈,不可能还长时间外出劳作;老肥心里清楚,瑶哥在回避缴枪才是真的。

一个大雨滂沱的凌晨5点,走了2个多小时山路的罗福胜,带着辅警小黄,再次出现在瑶哥家门口,把正要出远门“走亲戚”的瑶哥堵在了家里。天亮时,吃过瑶嫂做的早餐,陪着瑶哥喝过两碗米酒……最后,“老肥”终于从瑶哥手中接过那支油亮油亮的火药枪和用黑水牛角精心雕刻的枪药罐子。

瑶哥哽咽着说:“这支枪是我爷爷的爷爷,一代代传下来的,传到我手里已不知道传了多少代了。是我14岁‘过法’(瑶族男孩的成人礼)时,我爸爸传给我的,已经40多年了。如果不是罗警官你的耐心,还有一直热心帮助我们瑶村修路引水做好事,枪是打死我也不会交的。”

在一旁剁猪草的瑶嫂,已泣不成声。

这是新一轮“缉枪治爆专项行动”开展以来,罗老肥在责任区收缴的第376支枪。但是,他还是惦记着辖区的“最后一支枪”。他知道,从小最疼他的堂叔家里,还有一支挂着铜扣的火药枪。

傍晚,心里纠结的“老肥”,迈着沉重的脚步朝堂叔家走去。这段路,他记不清走过多少个来回了。上次,堂婶指桑骂槐、摔凳子、扳椅子的样子,还回响在耳畔。但是,他也清楚地认识到“法不容情”的道理。

“来啦!”堂叔蹲坐在大门前默默地抽着旱烟,头也不抬地说。

“唉!”“老肥”答应着,声音小到自己都没听见。

双方就那么僵着,空气像要凝固了似的。“我——”老肥正要开口。

“枪在哪,你知道,拿去吧!”老叔说。

“老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谢过老叔,小跑着穿过堂屋,三两步跑上二楼,在靠墙的壁板上,取下了那支挂着铜扣的、熟悉的火药枪!

提溜着枪,“老肥”的眼中已噙满泪水,任由在脸颊流淌。

截至2016年12月31日,富宁县公安局共收缴各类枪支6703支,其中的377支为罗福胜所缴,极大地消除了枪爆隐患,有力推进了“平安富宁”、“秩序富宁”、“纯净富宁”建设,罗福胜也因此荣立省公安厅授予的个人“二等功”一次。

“老黄牛”的勤恳踏实

“‘老肥’温厚老实、待人随和、平易近人,工作上更是踏踏实实,是公安局的一头‘老黄牛’。”才落座,富宁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韦国顶先用这句话评价了罗福胜。

治安大队的工作相当复杂,而且警力严重不足。自从调到治安大队后,“老肥”为富宁的社会治安稳定立下了汗马功劳。

“治安大队缺少侦查员,至今,只有‘老肥’和一个副大队长负责治安案件的侦查工作。随着经济的发展,治安大队也面临着新出现的一些犯罪现象:欠薪、私挖滥采、食品药品上的一些违法现象……每次遇到新出现的问题,‘老肥’都是和大家一起翻看法律法规的书籍和条款,学习新知识,给自己充电,也可以在工作中更好地发挥治安民警的作用。”

让韦国顶和同事们都感叹的是,“老肥”从警多年,在不同的岗位工作过,在年轻民警眼力已经算是“老前辈”了;但他却没一点架子,依然任劳任怨地工作,有时候还会鼓励年轻民警一定“不忘入警初心”,好好工作。

对于治安大队领导和局里安排的各项工作,他也是有条不紊地一件件去落实、做好,成为富宁县公安局的一头“老黄牛”。

2018年2月,富宁县局党委按照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安排部署,抽调罗福胜等12名精干警力,成立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专案组,开展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坚决以“零容忍”态度,严厉打击黑恶违法犯罪活动。

期间,共立涉黑涉恶案刑事案件5起。破获了“杨某某等人涉嫌寻衅滋事案”,打掉涉恶团伙1个,移送审查起诉7人,案件得到省公安厅认定。

即便是铁打的身体,也始终是血肉之躯。

多年的从警生涯,让罗福胜身体也逐渐出现了一些病变。在之前的检查中,医生一再要求他住院治疗。但是,他也只是住了一周的院,就赶回来参加工作了。“咋不多住几天院?”听到同事的询问,罗福胜每次都是轻松地回答:“没事,吃点草药就好了。想着兄弟们都在一线拼搏,我在医院里躺得也不舒服啊。”

“‘老肥’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任劳任怨,做事踏实。”因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专案组设在刑侦大队,成员也是抽调其他部门民警共同办案的,所以,富宁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罗琦对罗福胜的印象也很深。

“其实,‘老肥’的父亲是几个月前才去世的。”罗琦神色黯然,脑海里回忆起和罗福胜一起办过的一个案件——

前不久,因为一个打拐案件,大家一起熬了很多天。等案情清晰,有一组警力要去文山抓捕嫌疑人,“老肥”也是去文山抓捕组的一员。在文山坚守三天,熬了两个晚上才抓捕到嫌疑人。匆匆赶回富宁后,“老肥”又和罗琦、韦青雄等4人,开车去了他的扶贫点——田蓬镇叭咙村委会,那里有“老肥”的3户建档立卡户群众。

在叭咙村委会,“老肥”不顾连日的劳累,逐一走访了自己的扶贫挂钩联系户,详细询问了扶贫工作中群众遇到的困难,一一记录在小本子上。

那天,其中一个扶贫户的小孩,远远就听出了“老肥”的声音,早早在路上迎候他们家的“警察爷爷”了。因为每次到他们家,“老肥”都会带上小孩喜欢吃的糖果、牛奶和老人喜欢吃的面条及猪肉。以至于他们一家人,对他熟悉到声音都听得出来。

直到晚上11点,几个人才从叭咙村委会返回富宁。在车上,“老肥”瘫在座位上睡得像个孩子。

此外,按照上级统一部署,富宁县公安局组织开展了边境地区社会治安重点工作整治、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百日攻坚”破案会战专项行动、六国联合打击拐卖人口统一行动、精准扶贫等重点工作。在这些行动中,“老肥”都坚守岗位、尽职尽责,高质量地完成了各项工作任务。

罗福胜的牺牲,是富宁公安的重大损失,也是富宁公安的优秀代表。战友,一路走好!希望天堂里没有犯罪,没有加班…… 环球游报全媒体记者 张密 通讯员 陆加勇 黄绍德 解加坤

上一篇:他们在扶贫路上谱写青春赞歌

下一篇:最后一页

录入/责任编辑:Update Time:
鹏信评估云南分公司 云南少数民族网-云南省民族学会官方网站 民商网-云南省民族商会官方网站 云南民族旅游网-《环球游报》 云南民族古建网-大理市第四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