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旅游网由《环球游报》主办

首页 专家专栏原创文章正文

小说连载《孤独的长征》之七

发表于:2018-05-31 19:17:00|来源:环球游报

童年夭折的“创业”梦

最初的模样,是不曾忘记心中的梦想;现实的残酷,失意的日子掩盖了梦想的光茫。但是,现在出发并不晚,一切还来得及。如果错过时光,才是真的回不去了……

这时候,他又想起了泰戈尔说的一句话:不要着急,最好的总会在最不经意的时候出现。那我们要做的就是:怀揣希望去努力,静待美好的出现。

从那次火塘边和父亲的一番长谈后,春党忽然发觉自己长大了不少,开始琢磨一些事情,不再像以前一样天天想着调皮捣蛋满村跑。

这种变化,赵竹英和老七都看出来了。

老七看着托着腮帮子、眉头紧蹙的春党,悄悄扯了下赵竹英的袖子,呶呶嘴说:“孩子长大了啊!”赵竹英抿了下鬓角斑白的发丝,轻轻叹了口气,念叨着:“孩子们一年年长大了,真希望他们以后能出息,千万不要再像我们这样,老死在这大山里了,还吃不饱、穿不暖的活受罪……”

风轻柔地吹过大山、吹过古旧的土基房、吹过山里人的鬓角,但却吹不起山里人心里一丝的涟漪。

日子还是一如既往的难过,但再难过的日子,还不是要继续过下去。盘田、捡柴、吃粗粮,已经成了他们一成不变的生活模式。他们也曾经尝试过改变,但最终却依然过着艰难的日子。

“我一定要尝试着改变这种现状,日子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我一定要学着创业,让父母和兄长姐姐们过上好日子……”

每天照旧和兄长姐姐们上学的同时,小春党已经在心里琢磨着创业的事情了。但是,怎么才算创业,他却没明确的概念。

“只要能改变现状,让一家人的日子好过起来,就算是创业了吧。”小春党的脑瓜里,每天都在想着如何创业的事情。

“咱们去创业吧?”一天,春党召集了自己的几个“死党”,第一次说出了自己琢磨出的创业想法。

“咱们几个小屁孩,怎么去创业啊?”

“咱们去开拓荒山,自己种粮食,来解决家里的吃粮困难……”“这个办法好,我看可以考虑……”春党的几个“死党”,也是经常被饿得两眼冒绿光,所以,凡是和吃的沾边的事情,他们都一致同意去做。

“这样,咱们回去准备一下,要带点开荒的工具等。正好明天是周末,我们在村口集合,开始我们的创业行动。”

次日一早,几个孩子集体“失踪”,去了几公里外的一座荒山上。

家里的牛羊没人放了、柴没人捡了、地没人扫了……这些周末孩子们本来习以为常的事情,都被他们发热的头脑冲开了。他们要去干一件轰轰烈烈的事情,要去创业改变家庭的状况。

到了山上,孩子们立马忙活起来,用镰刀划拉开一片荒草,用䦆头将土里的草根和各种腾腾蔓蔓刨出来,算是开出了一片小荒地。

“哥,休息一下吧,太累了。”看着小伙伴们一头一脸的汗和溅满尘土的破衣服,春党点点头。大家丢下手里的工具,瘫软在地上。

“原来,创业这样累啊,我的个娘哎……”孩子们大口喘息着,抱怨着炎热的天气,“这荒山秃岭的,除了灌木丛外,居然连一棵遮阴的树木都长不出来,要被晒成鱼干了……”

“我看这样吧,咱们自己动手,砍点树枝来搭个棚子吧,一来好遮阴,二来也能有个放东西的地方。”

春党的建议,立即得到小伙伴们的支持。

大家爬起来,立即漫山遍野地到处寻找可以搭棚子的东西。对于在山里长大的孩子来说,自小就看着大人在地里搭棚子,所以做这件事最是得心应手。砍来几根较粗的树枝,找来藤蔓随便捆绑一下……

半天的功夫,一个简陋的棚子就搭建好了;上面再砍来一些树枝丢上去,一个遮阴的地方就有了。

“现在,总算是不被太阳晒着了。”光着膀子,几个孩子挤在小棚子里纳凉,又在合计着喂肚子的事情了。“刚才去远处砍树枝时,看到有片小荒地上,种了一些洋芋,我们扒来烤着吃吧。”“这个办法好,我们现在就去扒。”

不久,孩子们搭建的小棚子外,就冒起了烟子,空气里也飘荡着烤洋芋的香气。

六月天,孩儿面,说变他就变。

孩子们的烤洋芋还没来得及吃上几口,一场骤来的大雨,浇灭了棚子外的烟火。几个来不及跑回家的孩子,才来得及穿上破旧的小褂子,大雨就倾盆而下,只好挤在小棚子里避雨。

几抱树枝丢在棚子顶上,虽然可以遮挡太阳,却挡不住雨水。片刻后,一群孩子就被淋得像落汤鸡一样。

“这雨来的太突然了,老天好像故意和我们作对啊。刚才还骄阳似火,现在就暴雨如注。”“这哪是下雨啊,怕是老天爷发怒,踢翻了他家的水缸吧……”

叽叽喳喳的议论和埋怨声中,孩子们早已忘记了来时的初衷。“还开啥荒啊,家里找不到我们,怕是早闹翻天了,等雨停了我们还是赶紧滚回去吧。”“我家爹怕是又要暴打我一顿,俺的屁股又要开花了……”

傍晚,暴雨终于过去了,孩子们抖抖索索地钻出棚子,看着淋成一片烂泥的小荒地叹息着。

“那些草根还没完全刨干净,这场雨后怕是又要发出来了。”“别惦记着开荒的事了,还是琢磨点回家咋应对的计策吧。”“既然费了半天劲,还是洒上一把种子吧,怎么着都要出几棵包谷吧。”“别浪费种子了,哪怕出来包谷苗,早晚还不是被草‘吃掉’。”

春党的第一次“创业”,以一群找孩子都要找疯的家长的一顿暴打而结束。改天再见面时,几个孩子都捂着屁股,连走路的姿势都不对了。

“明天又是周末了,咱们还是继续去开荒吧。”“嘁,别再提你的什么创业了,还要我们陪着你挨鞋底子啊……”春党话还没说完,一群孩子早跑了个精光。

在鞋底子面前,连他的“死党”也都背叛了。

随后,春党明白了一个道理:靠他们这帮屁大点的孩子,是没办法创业的;只有长大点了,才能开始创业。

很快,他又发现了一个创业的机会。这次,他没有再瞒着父母,而是老老实实地向他们讲述了自己的创业想法。

“什么,买电影放映机?不行,不行……”他的想法才说出来,赵竹英就率先反对,反对的理由就是家里没钱:一部电影放映机要几千元啊,家里没钱。

小时候,春党和小伙伴们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到处跑着看电影。

最早的时候,哪怕翻山越岭地跑十多公里的山道,孩子们都要跑着去,半夜才能回来。后来,有些条件好的人家,就花钱买了电影放映机,象征性地收个一毛两毛的门票,赚点零花钱,改善下家里的生活状况。

“别说家里没钱,就是有钱,也没人会放电影啊!我们一向只会看电影,不会放电影。”这次,连一向支持春党想法的老七都有些迟疑了。

“放电影的人有啊,我表哥啊,他可以先去跟着学习放电影;之后他来放映,我来收点门票,也顺便跟着学一下,不是很快就会放映电影了吗……”

春党试图说服父母,但最后的结果是:家里没钱,也没处去借……最后,这个想法也不了了之,无奈地“流产”了。

靠同学们一起创业行不通,靠家里人创业也行不通。最后,春党总算是明白了一件事:真正的创业,还是要靠自己,别人是靠不住的。

从小学开始,春党就立下了以后要自己创业致富的理想。

最初的模样,是不曾忘记心中的梦想;现实的残酷,失意的日子掩盖了梦想的光茫。但是,现在出发并不晚,一切还来得及。如果错过时光,才是真的回不去了……

这时候,他又想起了泰戈尔说的一句话:不要着急,最好的总会在最不经意的时候出现。那我们要做的就是:怀揣希望去努力,静待美好的出现。(未完待续)

——作者 ​ 张 密 杨永仙

(文章来源环球游报2018年6月1日第1142期A3版)

上一篇:秘境南盘江

下一篇:火红五月 逐梦青春

录入/责任编辑:吴敏昆Update Time:2018-05-31 19:22:59
鹏信评估云南分公司 云南少数民族网-云南省民族学会官方网站 民商网-云南省民族商会官方网站 云南民族旅游网-《环球游报》 云南民族古建网-大理市第四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官方网站